梨枝上的桃子

我很佛的,还是个学生,不搞55667788的事

每天一情景剧

脑洞 

能不能别喜欢我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一清晨,窗上还有着水雾,微光透窗溢进蔓延。

手机响了起来,被窝里伸出来一只手,在桌上摸了摸,把手机举了起来。眼睛眯成一条缝,抬手揉了揉,定眼看了看来电人,心中颇多感受。

“蔡徐坤。”

脑袋一下便清醒了,目光沉了沉,又将手机放了回去,一个鲤鱼打挺便坐了起来,扶了扶还有些晕乎的脑袋,瞄了一眼还在振动的手机。

下了床,套了件针织衫,便走进了卫生间。

水被开得很大,响铃声被水声覆盖,刷完牙后拿下毛巾擦了擦脸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笑了笑。

水被关掉了,铃声也没了,心有些空了。

走出卫生间,抬眼望去,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。

“嗡嗡嗡――”

手机又振动了起来,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欣喜,抬腿大步跨去,却又在一瞬间边得缓慢了下来。

真是作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拿起手机的那一刻,心里很平静,平静到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。

“喂,早啊。”

“刚才怎么不接我电话?”

听出了,他不开心了,虽然是个问句,但可以知道他的心情不好,但还是没要要责怪的意思。

抱歉。

拿起了椅子上的背包,向门外走去,全是空荡荡。

“嗯……”过了一会才问他:

“你现在在哪里呢?”

话题转得很生硬,并不是没有听到他的问题,只是不想要回答罢了,朱正廷知道,他不会怪自己的。

过了一会,他才回答:“去早点铺找我。”



朱正廷没说话,手机被夹在肩膀上,正在锁门。钥匙取出后,才摇摇晃晃的把手机拿下,走下楼梯。

在走下楼梯的过程中,含糊的糊弄了好久才把电话给挂了。骑上自行车,向公路直直行去。

昨晚下的一场雨冲洗掉了这个世界的喧嚣,道路上的树木都还带着水珠,从树木下透出的点点光铺撒在前方。

周围的人们穿着清一色的服装,也同朱正廷一样目标在前方。他们充满了话语,笑容在脸上。

这里既安静也热闹。

目光直视着前方,腰板挺得笔直,在人群中一样却有不与人为伍,明显又突出。

行过早点铺的时候,头低了低,目光沉了下来。用力一蹬,飞快的行过。

抱歉。

骑到了校门口,被拦住了。

抬头一望,是执勤的老师。目光下移,撇了撇嘴喊了句:

       “老师好。”

那是新转来的女老师,新官上任三把火,听说有个班在她上课时时候吵得不得了,脾气一来,把讲台都拍烂了,当然这样只能让学生收敛一点,并不能消灭这个现象。

那名老师点了点头,上下望了望,最后语气严肃的问:“你的校服呢?”

朱正廷没回答,没有用的废话他从来都不说。

老师又问:“几班的,叫什么?”

正当开口的时候,视线突然被挡住,陷入了黑暗,然后便听到身旁传来一人平淡的声音:“高二三班,蔡徐坤。”

伸手一拉,发现原来是件校服。

蔡徐坤坐在自行车上,双手插在口袋里,头顶带着帽子,蓬松的卫衣下显得他的脸更小了,双眼望着朱正廷。

很帅。

拉了拉校服挡住了耳朵,转头直望着前方。

“老师,可以走了吧?”

没等老师回答蔡徐坤,朱正廷便骑着自行车进入了校园。一分钟后,蔡徐坤追了上来,没有说话。

两人将自行车停放在一起,放好自行车后不约而同的向教室方向走去。

一转头,两人突然四目相对,又迅速移开了。朱正廷眨了眨眼,把身上的校服拉下,递给了蔡徐坤。

“你的校服。”

蔡徐坤抬手接过,在触碰到手指的那一刻没有回避,指尖有些轻微的颤抖,最后握成了拳头。


在他拿住衣服的那一刻,几乎是反射性,朱正廷立刻把手收了回来。


两人转过头,都没说话。

良久,朱正廷抬头,没有望他,说:“以后,这种事,没必要。”


蔡徐没有回答。

走上了二楼,在进教室前的那一刻,蔡徐坤突然伸手搭在朱正廷的肩上,朱正廷回头,疑惑地望着他。

蔡徐坤将一袋东西放在他手中,往前一步,快速的走进了教室。

朱正廷看着他向前走去,步伐很快。随后低头看了看被塞进手中的东西。

是早餐,有包子,还有牛奶。

看向那袋东西时,他的眼神很平静,或者是他不想要让任何人察觉他的心情,连自己都不能。

他转头,插着口袋,走到了自己的座位,将早餐放到了桌上,自己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。盯了许久,好似要下定决心做些什么,往蔡徐坤的位置看去。

蔡徐坤侧坐在椅子上,正在帮后桌的于静讲题。朱正廷不相信蔡徐坤不知道,于静对他是怎么个意思。就算是不知道,但现在他只要抬头看一眼便能明了。

但他没有。

“啧”,朱正廷骂了一声。

真特么想把这东西丢到垃圾桶去。


正当朱正廷还在怨恨的看着面前的早餐的时候,一个人影快速的移动到了他的眼前,咧开嘴,两排牙齿便露了出来:“哥,早啊。”

看清来人后,朱正廷表情缓了缓,回道:“早。”

黄明昊假装不经意的一瞥,对着桌上的早餐做了个很惊讶的表情:“哥,你还没吃早餐啊!这看起来多有食欲,干嘛还不吃?”

说着说着还上手了,朱正廷一惊,背直了起来,想要让他别碰,却在听到他的一句话时愣住了。

“咦?这牛奶还是热的,哥你可真会享受啊,还特地把牛奶藏在外套里带来。”

只是两秒后,朱正廷便恢复了原样,闭上了嘴听他继续发表言论。

黄明昊的手放在牛奶上,只看了朱正廷一眼便明白意思,直觉的将手移开了。注意到了什么不对劲,左右个瞅了朱正廷一眼。

朱正廷问:“干什么?”

黄明昊喃喃道:“不对啊,哥你没穿外套,那这牛奶怎么还是热的,难道你把牛奶放在衣服里面?”

随后,他又摇了摇头:“不不不,虽然你是,但你应该不会为了一瓶牛奶而损害自己的肉体。”

好像想到了什么,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我知道了!”

朱正廷的脸眉毛挑了挑,用腿踢了一下黄明昊屁股下的椅子道:“你知道了,你知道什么了你知道?”

黄明昊“嘿嘿”的笑了笑:“哥,这是不是哪个暗恋你的女生给你送的爱心早餐,所以你才不吃!”

脸抽了抽,你想象力可真丰富。

小贾同学抱拳点了点头,谢谢,谢谢夸奖。

朱正廷:……

“找我什么事?”朱正廷将早餐放到了桌箱里,问他。

黄明昊双手放在桌上,眼神很诚恳地说:“没钱买早餐,饿了。”

“你爸不是上个星期才给完你这个月的零花钱吗?”
“没了。”他话语简洁。

朱正廷眼眸深沉,目光锋锐直盯着他。

“原因呢?”

“和上一次一样。”

“呵”,朱正廷咧嘴笑了出声,摆了摆头,这还真是不出意料的答案。

   朱正廷开口,还未出声,黄明昊便抢先说: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你是不是想让我和他断了。我知道我该怎么做,只是时间不会是现在。”

见他这份模样,朱正廷也不知该说什么了,只好闭上了嘴巴。从背包里翻出了钱包,问他:“这次借了多少?”

“四百三十块。”

朱正廷数了数,拿出几张红的,又取出饭卡放到了他的面前说:“让范丞丞回来上课,这段时间就在学校呆着,少惹麻烦。”

“我说没用,还是要看他自己。”黄明昊收好后站了起来,笑着挥手走出了教室。

“祝你用餐愉快。”

愉快个屁啊,本来心情就不好,现在还没钱,又要去找兼职了。

打开袋子,拿出牛奶的时候,看到上面有一张纸条。

纸条上面写着: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。

合着刚才黄明昊看到了这张纸条,所以误会是暗恋自己的人送了?

再一次向蔡徐坤看去,好吧,他俩的题还没讨论完。

拉开,仰头喝了一口,热的牛奶,很暖和。

那张纸条被攥在了手心里。




蔡徐坤看着黄明昊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随手翻了几页,选了道题转身问于静。

于静一见他转身脸便通红,看着他道题,在草稿纸上写着解题过程,支支吾吾的对他讲解着。

蔡徐坤没扭头,他看到朱正廷喝了一口牛奶,头便低了下来。他在想的是,是不是刚才那个黄明昊知道了什么,是不是他的牛奶冷了。

“就、就是这样,你听懂了吗?”

于静头很低,头发挡住了两边耳朵。

蔡徐坤回过神,随即一笑说:“谢谢,我明白了。”
他看到于静的头更低了,没有半刻犹豫的转过身,看到自己书本上被画的笔迹,皱了皱眉。

“班长,这是欠交作业的名单。”遥小季将名单递了过来。蔡徐坤点了点头:“嗯好。”

手上是各科欠交作业的名单,蔡徐坤快速的扫过,目光停留在朱正廷的名字上,换了几张,上面都有这三个字。

蔡徐坤看了许久,拿起黑笔,将他的名字划掉了。

“周宇,林航,梵醒……”

一天一次的班主任点名没交作业同学的名单,朱正廷撑着脑袋,一脸无趣。

因为一般不交作业的,之后便都不会交,交作业的一定会准时交。而不交作业的都是不学或者学不会的。

“以上同学,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朱正廷抬眼一望,这是第几次了,自己都没交作业几个星期了,每次念的时候,都没有自己的名字。

管它呢,反正能不去办公室被唠叨也是件好事。

当朱正廷还在睡梦中遨游时,下课铃声已经响起了,朱正廷睁开了一条缝,揉了揉脸,伸了个懒腰。周围的座位已经空了,只剩下蔡徐坤一人坐在椅子上做着题。

朱正廷收拾好东西,站了起来,将背包往身后一甩,迈步走去。

“你不准备等我吗?”

朱正廷收回了已经迈出教室的那只脚,回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:“啥?凭什么?”

蔡徐坤写完了题,将书关上,眼睛在昏暗的教室中显得格外明亮,让人移不开眼。

他笑着说:“听说一个人在教室里待久了头会晕。”

“那你在这里这么久了,头晕吗?”朱正廷问。

蔡徐坤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。”

朱正廷耸了耸肩说:“那不就好了,反正都一样。”

抬头,他看了一眼,伸出食指摆了摆。

“啧。”朱正廷见他衣服高深莫测的样子,不禁翻了个白眼,然后撇着嘴对蔡徐坤说:“那你快点收拾东西,我还赶着去吃面呢!”

蔡徐坤站了起来,走了过来,擦肩时说了句:“走了,你不是要吃面吗?”

朱正廷双手抱环靠在门口,听到这话时眉毛挑了挑,刚才不是你让我等你的吗?

放下手插进口袋,大步的跟着走了出去。



“要不要比一下?”

蔡徐坤看着他将自行车推出来,突然冒出句话。

“什么?”朱正廷看了他一眼,一跨便坐上了坐垫,握着把手。

“比谁先到面馆。”蔡徐坤直视着前方,嘴角上扬。

朱正廷笑了笑说:“行啊!那比赛总要有奖品吧?”

“你想有什么奖品?”

蔡徐坤走过去,打开锁,也将自行车推了出来。

朱正廷装做思考的模样,低头沉思了会儿便抬起了头,眼中透着光,笑得开怀。

“谁输了输就得给赢的买单。”说完还问了问蔡徐坤:“怎么样?”

“可以啊。”蔡徐坤应得很快,坐上坐垫,已经做好了比赛的准备。

“哈哈哈,那好,我说开始啊!”朱正廷盯着前方,张嘴:“一、三!”

说完便骑着自行车飞了出去,后面的蔡徐坤边笑便大喊着:“你这算不算耍赖啊!”

那头边朱正廷回头看对他喊到:“不算,我又没说要数到三。哈哈哈,你就等着买单吧!”说完后还举起了手挥了挥,大喊了几下。

面上还带着笑,见他那副德行,蔡徐坤摇了摇头。


到达面馆后,两人放好自行车便走了进去,在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



      很喜欢一个眼神就明了,一牵手就能到老。
      我喜爱的男孩终究会被爱。

【乾坤正道/坤廷】奇怪的人们2

2.下 中秋快乐


蔡徐坤忙完事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他走出来的时候,一阵风吹过,便感到了凉意。

抬头看了看天,月已经圆了,但却被乌云遮住了半壁,四周都是黑的,却也有几颗星星仍在发亮。

在回去的路上,蔡徐坤突然想起了自家那只兔子。

虽然对方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,但都和自己住在了一起,因该也算是“一家人”了吧。

今天的兔子好像有些不开心呢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恩……要不要买些什么回去,逗他开心呢?

就这样想着,蔡徐坤走进了百货大楼,过了许久才走了出来,欣喜的看着自己手中被包装好的礼品。

希望他会喜欢吧!

蔡徐坤将礼品藏到了外套的口袋里,带着笑走向了回家的路。

走到楼下的时候,云散开了,因为有光,所以变得明亮了。

蔡徐坤对保安叔叔打了个招呼,便走了进去。

正准备走楼梯上去时,蔡徐坤却看到了地上有一个奇怪的影子。

像是个兔子,却有着双手。


蔡徐坤退了出来,看着地上的影子思索了一阵。

难不成是天上的玉兔下凡了?

不会吧,这又不是什么神话剧!


顺着影子找去,蔡徐坤走到了一个小巷口的的角落,看到影子的源头就在拐弯角,蔡徐坤不由的紧张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。

看到眼前的景象,蔡徐坤明显是没想到的,瞳孔瞪大转化为了嘴角微笑。

原来我的小兔子就是玉兔啊!

眼前的场景,既让温暖又让蔡徐坤感到心酸。

玉兔正廷此时正蹲在地上,手里拿着黑袋子,身旁的猫咪们将他围住,在舔食着他手上的食物。

朱正廷看着他们,脸上扬起笑容,头上带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兔耳朵。


真傻。


蔡徐坤走了过去,朱正廷打了个喷嚏,所以没听到他的脚步声,还在傻傻的笑着。

他的小兔子笑得好看,嘴里还在嘟囔着:“快点吃吧,既然他不爱吃的话也就只好委屈你们了。”

“怎么了?谁不想吃我家兔子的月饼啊?”

听到声音后,朱正廷猛的一回头,看到蔡徐坤站在月光下,笑得温柔,看着朱正廷。

很不争气的,他脸红了。

因该看不到吧,这里这么黑。

“你怎么就回来了?”

“那你希望我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蔡徐坤脱下外套蹲了下来,将衣服披到了他的身上。

朱正廷摸了摸鼻子:“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?”

“怎么会?”蔡徐坤摸了摸他的头:“我不是说了我会早点回来吗,为了你怎么可能不回来。”

“切,被以为你那三言两语能欺骗我!”朱正廷将他的手一把拍开,站了起来。

“就回去了?”蔡徐坤问。

“那你还想干嘛?”朱正廷瞥了他一眼。

蔡徐坤指了指地面上剩余的残渣:“玉兔先生,你的月饼还没派发完呢!”

“不发了,我要回家!”

说着,朱正廷便转身走去。

“诶,你这兔子耳朵哪来的?”


不一会,蔡徐坤便跟了上来。

“黄明昊套圈得的。”

“诶,你拽我耳朵干嘛!”

“把它解开!”蔡徐坤抓着兔子耳朵,看了看系在下颚的绳子。

朱正廷抓着两边的兔耳朵,向前跑去,却被抓在原地跟随着蔡徐坤的步伐。

“我就不!”

见他这副样子,蔡徐坤也只好送了手,朱正廷却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真的不爱吃月饼吗?”

蔡徐坤顿了顿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黄明昊和范丞丞说你是不想让我伤心。”朱正廷的眼睛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。


“你告诉我,是不是?”



“呵。”蔡徐坤一把抱住了他,弹了弹他的脑门,有些生气的说:“人家说什么你都信,那干嘛不信我的,我有那么像骗子吗?”

虽然是生气的,但动作却是轻柔的。

朱正廷动了动,没能挣脱,便瞪了他一眼。

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好!”蔡徐坤举起了一只手,大拇指弯了下来,一脸严肃的说:“我发誓,如有欺骗你的,就让我这一生爱而不得!”

“这回你信了吧?”蔡徐坤对他笑了笑。

“喔。”

抱歉啊,我还是骗你了。

我不吃月饼,但只要是你给的,我都喜欢。

前面的朱正廷在月光的照耀下一摇一摆的走着,顺毛的发型带上了光,头顶上的兔耳朵也跟着晃动。


仿佛是觉得他们的距离有些远了,转过身来对他说:“想什么呢,回去了,我都困了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……

“我刚在衣服帽子里放了东西你知道吗?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礼物,不过要回去才能打开。”

“喔。”

正正,在拥抱你的那一刻,我从未觉得世界会有这么美好的事,可能你真的是玉兔吧。


可我只想要你属于我。


“中秋快乐。”

“恩,中秋快乐!”


黑色的夜空中布满了星星,稀稀疏疏的遍布了天际,黄是的圆月已经变白,高高悬挂在空中,为地下的人照耀着回家的路。




中秋, 要快乐啊!




木偶

      个人脑洞

      小短篇

      我叫匹诺曹,是商店里的一个普通木偶。

      我第一次面对阳光的时候,身旁的朋友与我并肩站在一 起。他们结构不同,但脸上都挂着笑容,我也想要像他 们一样。

       我动了动嘴巴,我忘了,木偶脸部没有肌肉。

       我不知站在橱窗中度过了多少个昼夜交替的日子,身旁 的朋友一个个被人拿下,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那 里,手捧着心爱的盆栽。

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将我带走呢?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这个问题我想过了很多遍,但都没有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少女从我的面前走过,栗色的长发被风吹起,耳饰 被照得发亮,眼睛被白色棒球帽挡住,身后背着吉他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多希望你能将我一同带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她停住了脚步,向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:“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她紧盯着我没有说话,眨了眨眼睛像是在默认。

   “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,可以不可以将我带走!”


       她将头扭了回去,迈开步伐走了。

       我的目光暗淡了下来,心想:这怎么可能呢,谁能听懂 一个木偶说话?
 

       紧接着,我听到“叮铃”的一声。我很熟悉,这声音是 有人推开店门时门口的铃铛发出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 是她,她向我走了过来,将我抱起,带到了收银台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名叫程埃的女孩将我带出了那个方方正正的橱窗,我心中雀跃,却担忧起了之后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程埃抱着我一直向前走去,我看着光从我眼中淡出,替换的是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 她打开了手电,走进那栋随时都有可能崩塌的危楼。

        她在四楼楼梯间的门口停下了脚步,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钥匙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走了进去,开了灯后反手将门锁上。 我刚才看得很清楚,门口两边贴了两张黄纸,上面画着奇怪的图案。

        程埃的家很简单,也很干净,与楼道脏兮兮的墙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坐到了沙发上,将我放在沙发前的木桌上。


        程埃喝了口水,口中慢慢的哼起了歌,白皙的手指在木桌上有节奏的敲打着节拍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她一手捞过桌上的吉他,手指灵活的在吉他上弹拨着,口中的歌曲也越来越清晰:


       “当我已习惯

         享受一个人做着我们两个的梦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感觉这么与众不同你会懂

          当你手偶尔触碰到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 她停下了演奏,碰了碰我的脑袋,嘴角上扬得好看: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,有些像‘你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她说的并不是我。